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年股毒的博客

乾以易知,坤以简能。易则易知,简则易从。易简而股市之理得矣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金刚经》笔记(上)  

2015-09-27 13:33:54|  分类: 空谷禅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如是我闻,一时,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,世尊食时,着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。于其城中,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饮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佛教的时间观念里,所谓“刹那见终古”,一瞬间在特定的的时候会放大成百万年,而回头望百万年已经和瞬间一样灰飞烟灭了。“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”表示时间是向前的,流逝的。所以,“一时”的表述是希望众生不要执著具体的时日,直接点中了《金刚经》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的主题。佛和众比丘从竹林精舍迁移到祗园精舍第二座说法的场所,在祗园的二十多年里,佛法逐渐走向成熟。佛教讲,众生各有吃饭的时间,早晨是天人吃饭的时间,中午是人道吃饭的时间,下午是畜生吃饭,晚上鬼道吃饭。佛的戒律是每天只吃中午一餐。“次第乞已”是佛以肉身出现在世间化缘的表率,佛祖坚持不受供养,甘愿同众比丘一道化缘,体现了圣凡平等无差异的思想。化缘要随缘,按照所遇顺序进行,没有穷与富、贵与贱的挑剔,挨家挨户化缘,一钵饭够吃就行了,不执著饭菜是否美味,每天化缘就等于每天持戒。吃完饭,要悉心收拾好僧伽黎和饭钵,洗干净脚后安心打坐。佛学制度中未教众生吃长素,饮食是生命能源的补充,只教众生不杀生,吃三净肉:不见杀,不闻杀,不为我杀。每人消耗的能源不同,消耗最多的是在妄念上,所以定功愈深饮食愈少。众生的灵魂本来都是很干净的,只不过来到了世间后便生出了贪嗔痴慢五欲六尘,生老病死,爱恨离别等等苦恼生出了心里的妄念,失去了智慧的灵魂便落入了苦难的深渊。舍得舍得,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的,只不过是寄托灵魂的一件衣服而已,身体没了,只不过灵魂又去换一件衣服,众生还有什么可以舍不得的呢?“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”在蒲团上打坐是最佳的坐禅方式,肢体盘曲,气归丹田,即帮助食物消化,又入定静思,要想降伏虚妄、安住真心,就照着佛的样子去做,修行禅定的佛庄严形象众生都可以做到,妄念没有了,智慧即现前,众生都可以成佛。从穿衣吃饭这些世俗琐事开始,教众生从“入世”修行着手,安住“出世”超脱之心。禅定是悟道的必由之路,连释迦牟尼成佛都必须做到,所以,佛祖教大家禅定,是希望众人安住“出世”之心,听取《金刚经》的修行指导。
         时,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坐起,偏袒右肩,左膝着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稀有!世尊!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
       世尊!善男子、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菩提心,应云何住,云何降伏其心?
        佛言:善哉,善哉。须菩提!如汝所说,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
        汝今谛听!当为汝说:善男子、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。
       唯然,世尊!愿乐欲闻。
       佛告须菩提: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!所有一切众生之类: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湿生、若化生;若有色、若无色;若有想、若无想、若非有想非无想,我皆令人无余涅槃而灭度之。
     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,实无众生得灭度者。何以故?须菩提!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。
     复次,须菩提!菩萨于法,应无所住,行于布施,所谓不住色布施,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。须菩提!菩萨应如是布施,不住于相。何以故?若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
     须菩提!于意云何?东方虚空可思量不?不也,世尊!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不?不也,世尊!
      须菩提!菩萨无住相布施,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。须菩提!菩萨但应如所教住。
  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可以身相见如来不?不也,世尊!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身相,即非身相。
      佛告须菩提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。
        从释迦牟尼佛出入往返、穿衣吃饭的世俗琐事中,根基很深的大比丘须菩提深得“无言之教”的开悟,通过向佛祖问法,一部最伟大的佛经《金刚经》就此诞生了。须菩提悟性极高,能够很快参透玄机,了解佛的用意,释迦牟尼佛祖的慈悲之心是世间稀有的,从他悟道那天起,就希望天下众生都能悟道成佛,摆脱轮回不尽的痛苦。“解空第一”的须菩提从佛祖的吃、穿、行、住等日常琐事中看到了光芒四射的“般若”大法,领会了佛的无言身教:成佛只在一念之间。修大乘菩萨道,必须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简单的说,就是要发下想要成佛的誓愿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梵文音译,阿耨多罗指至高无上,三藐即正等,众生平等的意思,三菩提就是正觉,指超越一切虚妄谬误的真实觉悟。合起来解释就是,至高无上、平等不二、超越一切的真实觉悟,而世上只有佛才有这样的大智慧。如来的意思就是今佛如古佛来,佛是不生不灭的,无去无来,如来者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是为如来。修成罗汉,是小乘的结局,只知道自己觉悟,不能度化他人,则不能做到平等,称不上三藐。而菩萨虽然正等正觉,但因为功德还不圆满,是成佛的初级阶段。只有佛觉行圆满,才称得上是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。须菩提向佛祖请教,立下了誓愿成佛,该如何守护誓愿,又该如何排除干扰?高深的佛法贯穿于“吃饭、穿衣”日常作息中,行为般若对根基深的修行者有用,对普通修行者来说,还是离不开言语说教的文字般若,所以释迦牟尼佛祖开始阐述文字般若的智慧了。要护住誓愿成佛的真心,首先要做到度生离四相,如果菩萨有我、别人、众生和生死的念头,离不开这四相,那就不是菩萨了。同样的道理,如果修行菩萨道的众生,离不开这四相,那也就修不成菩萨道了。如果不离开“我相”、“人相”、“众生相”、“寿者相”去度众生,不仅度不了众生,连自己最后都不能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也就成不了佛。身相只不过是一个符号,法身如来的身相都是虚妄,众生又何苦执着自己的身相呢?
降伏妄心,首先就要离四相,心中不生四相之念,才能安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真心。佛教本身不是宗教,宗教是有神的,佛教没有神,释迦牟尼是佛祖,众生都可以成佛,如同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信仰,人们也可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。学佛要有大的志向,引领一切众生进入没有痛苦,绝对快乐清净的“无余涅槃”境界,摆脱六道轮回,学习菩萨的大决心、大勇气,敢于承担起拯救世界的重任,完全舍得自己,才是成佛入无余涅槃的光明大道。
           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!颇有众生,得闻如是说章句,生实信不?
       佛告须菩提:莫作是说。如来灭后,后五百岁,有持戒修福者,于此章句能生信心,以此为实。
      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,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,闻是章句,乃至一念生净信者。
      须菩提!如来悉知悉见,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。
      何以故?是诸众生无复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;无法相,亦无非法相。
      何以故?是诸众生若心取相,则为着我人众生寿者。若取法相,即着我人众生寿者。何以故?若取非法相,即着我人众生寿者,是故不应取法,不应取非法。
      以是义故,如来常说:汝等比丘,知我说法,如筏喻者;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。
  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?如来有所说法耶?
      须菩提言:如我解佛所说义,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无有定法,如来可说。
      何以故?如来所说法,皆不可取、不可说、非法、非非法。
      所以者何?一切圣贤,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。
  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,是人所得福德,宁为多不?须菩提言:甚多,世尊!何以故?是富德即非富德性,是故如来说福德多。
      若复有人,于此经中受持,乃至四句记偈等,为他人说,非德胜彼。
      何以故?须菩提!一切诸佛,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,皆从此经出。须菩提!所谓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
          佛法的真理来源于真知真见,只要智慧达到了相应的层次,就会生起真实的佛法信仰。正信来源于对高深道理的真正理解,不是迷信、盲信,释迦牟尼能成佛,众生也可以成佛,佛性是众生都有的品质。众生之所以不能成佛,是因为受了世间爱欲、妄念等诸多诱惑,因而生起了执著之心,污染了本来没有染欲的清净心,也就是纯洁的佛性,由此产生了人我、是非、高低、爱恶等等不平等,因而渐渐违背了本性。寻回本心,自性清净,就是见到法相如来。修佛不是求佛,佛不会因为你去庙里烧了高香,就会保佑你心想事成,修佛是修心,所启发的无穷智慧是无法衡量的,佛说法无非就是教导我们恢复本来清净心,打破自己的迷惑而已。“圆满菩提,归无所得”。“佛”字是音译,其义为“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”。佛用清净心来教导众生脱去烦恼杂念,以清净无垢的纯粹本心面对佛法,才能与佛心心相印,了悟实相般若的理体。大乘佛法不仅否定人我,而且也否定法我,五蕴诸法,只是一个所指的名字,并没有实在性。般若本体是无形无声的“大空”,能够我空、法空、空空,才会见到真正的如来。一切的讲法都是开启般若智慧的方便之门,当大彻大悟之后,佛说的《金刚经》成佛之法也不要执著了,“过河需用船,登岸不需舟”,般若性本空,众生皆成佛。众生心中都有清净的佛性,都有佛一样无量的智慧,修行就是启发纯洁的本来清净心,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。
  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须陀洹能作是念:我得须陀洹果不?须菩提言:不也,世尊!何以故?须陀洹名为入流,而无所入,不入色声香味触法,是为须陀洹。
     须菩提!于意云何?斯陀含能作是念:我得斯陀含果不?须菩提言:不也,世尊!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来,而实无往来,是名斯陀含。
     须菩提!于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:我得阿那含果不?须菩提言:不也,世尊!何以故?阿那含名为不来,而实无来,是名阿那含。
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阿罗汉能作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不?须菩提言:不也,世尊!何以故?实无有法名阿罗汉。世尊!若阿罗汉作是念:我得阿罗汉道,即着我人众生 寿者。
    世尊!佛说我得无诤三味,人中最为第一,是第一离欲阿罗汉。
    我不作是念:我是离欲阿罗汉。世尊!我若作是念:我得阿罗汉道,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!
    以须菩提实无所行,而名须菩提是乐阿那行。
    佛告须菩提:于意云何?如来昔在燃灯佛所,于法有所得不?不也,师尊!如来在燃灯佛所,于法实无所得。
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菩萨庄严佛土不?不也,世尊!何以故?庄严佛土者,则非庄严,是名庄严。
    是故须菩提!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
    须菩提!譬如有人,身如须弥山王,于意云何?是身为大不?须菩提言:甚大,世尊!何以故?佛说非身,是名大身。
   须菩提!如恒河中所有沙数,如是沙等恒河,于意云何?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?须菩提言:甚多,世尊!但诸恒河沙尚多无数,何况其沙。
    须菩提!我今实言告汝: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,以用布施,得福多不?须菩提言:甚多,世尊!
    佛告须菩提: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于此经中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而此福德胜前福德。
     复次,须菩提!随说是经,乃至四句偈等,当知此处,一切世间、天人、阿修罗,皆应供养,如佛塔庙,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。
     须菩提!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稀有之法,若是经典所在之处,则为佛有,若尊重弟子。
     尔时,须菩提白佛言:世尊!当何名此经,我等云何奉持?佛告须菩提:是经名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》,以是名字,汝当奉持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!佛说般若波罗蜜,则非般若波罗蜜。
    须菩提!于意云何?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是为多不?须菩提言:甚多,世尊!
   须菩提!诸微尘,如来说非微尘,是名微尘。如来说: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
   须菩提!于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?不也,世尊!何以故?如来说:三十二相,即是非相,是名三十二相。
   须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;若复有人,于此经中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为他人说,其福甚多。
   尔时,须菩提闻说是经 ,深解义趣,涕泪悲泣,而白佛言:稀有,世尊! 佛说如是甚深经典 ,我从昔来所得慧眼,未曾得闻如是之经。
    世尊!若复有人得闻是经,信心清净,则生实相,当知是人,成就第一稀有功德。
    世尊!是实相者,即是非相,是故如来说名实相。世尊!我今得闻如是经典,信解受持不足为难,若当来世,后五百岁,其有众生,得闻是经,信解受持,是人则为第一稀有。
   何以故?此人无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所以者何?我相即是非相,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即是非相。何以故?离一切诸相,则名诸佛。
    佛告须菩提:如是!如是!若复有人得闻是经,不惊、不怖、不畏,当知是人甚为稀有。何以故?须菩提!如来说第一波罗蜜,非第一波罗蜜,是名第一波罗蜜。
    须菩提!忍辱波罗蜜,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。何以故?须菩提!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,我于尔时,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
    何以故?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,若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应生嗔恨。
     须菩提!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,于尔所世,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
     是故须菩提!菩萨应离一切相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不应住色生心,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生无所住心。。
     若心有住,则为非住。是故佛说: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。须菩提!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,应如是布施。
     如来说:一切诸相,即是非相。又说:一切众生,即非众生。
     须菩提!如来是真语者、实语者、如语者、不诳语者、不异语者。须菩提!如来所得法,此法无实无虚。
     须菩提!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暗,则无所见。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目光照明,见种种色。
     须菩提!当来之世,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能于此经受持读诵,则为如来以佛智慧,悉知是人,悉见是人,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。
     须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,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;
     若复有人,闻此经典,信心不逆,其福胜彼,何况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、为人解说。
      须菩提!以要言之,是经有不可思议、不可称量、无边功德。如来为发大乘者说,为发最上乘者说。
      若有人能受持读诵,广为人说,如来悉知是人,悉见是人,皆得成就不可量、无有边、不可思议功德。如是人等,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      何以故?须菩提!若乐小法者,着我见、人见、众生见、寿者见,则于此经,不能听受读诵、为人解说。
       须菩提!在在处处,若有此经,一切世间、天、人、阿修罗,所应供养;当知此处则为是塔,皆应恭敬,作礼围绕,以诸华香而散其处。
       复次,须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受持读诵此经,若为人轻贱,是人先世罪业,应堕恶道,以今世人轻贱故,先世罪业则为消灭,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       须菩提!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祗劫,于燃灯佛前,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,悉皆供养承侍,无空过者。
       若复有人,于后末世,能受持读诵此经,所得功德,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,百分不及一,千万亿分、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。
       须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于后末世,有受持读诵此经,所得功德,我若具说者,或有人闻,心则狂乱,狐疑不信。须菩提!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,果报亦不可思议。
        一切法都是因缘生灭,世界的一切都在因果之中,修行成佛也离不开因果,由此果位也是不可执著不放的存在得四圣果者,其实就是除烦证果,只是自我觉悟而已。初果须陀恒意为“入流”,即初入圣人之流。凡夫他流转生死,无穷无际,不能脱离,所以才叫凡夫。圣人他的生死已经解脱,所以才叫圣人。佛教所说的圣人是能了生脱死,出三界,才能叫做圣人。初果还未出三界,只是明白了不住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的道理,真是要遇到了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的虚相,还是会忍不住执恋其中,不可能真正了生脱死。二果斯陀含,意为“一来”,即修到此果位者,人间九品思惑断了六品,还有三品待死后到天上去做一世天人,再生到我们这个世界经历一番生死,便彻底断了思惑,不再来欲界受生死之苦了。见惑易断,思惑难了,若是断尽了思惑,就超越欲界,得到阿那含了。三果阿那含,意为“无还”或“不来”,是说修到此果位者,不再生于欲界,欲界的烦恼断了,但还有色界、无色界的烦恼困惑,所以得三果的圣人,仍然需要继续修行。四果阿罗汉,意为“无生”,三界以内的生死,他都了脱了,有生才有死,无生自然无死。阿罗汉除尽了一切烦恼,不再有生死业报,是应当受人天供养的圣者。阿罗汉烦恼已断,不再来受生死,已经达到涅槃的境界,可是他们三界内烦恼固然已断,但无明惑还没有消尽,所以还不是究竟无余的涅槃。无明之惑断尽,就是成佛了。无明惑亦称根本无明,是菩萨成佛的最后障碍,在三惑中最轻微,断尽即成佛。佛之所以为佛,是因为自性清净。佛土之所以庄严,也是因为清净无垢。心无所住而生清净,首先要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发心要离相,修行要无住,心无所住才能不被凡尘蒙蔽,清净无垢。佛讲的“清净心”,就是无执著的心,有执著既被污染,心无执著才能清净。佛说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无住是不执著。离相是不为宇宙万象万法所惑,能持清净本性,超脱于其上而不执著,所以离相仍是无住,本师释迦摩尼佛回答了须菩提一开始的提问“应云何住,云何降伏其心?”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该是《金刚经》的“经眼”。受持《金刚经》,或者为他人解说《金刚经》,既可以清净自性,可以成佛,又可以引导别人修行成佛,让一切众生了断烦恼、生死,由凡入圣,证得般若智慧,这种无尽无漏的福德,就不能用数字来计算了,如恒河之沙,不可限量。如果后末世有人能受持《金刚经》,或进一步为人讲说《金刚经》,将获得无法用有限来描述的无上大功德,最终将获得无上正等觉的果位。这样的人行的是众生受惠的大事业,这也是佛所提倡的大乘之法。忍辱是修行的难点,所谓忍辱就是要经得起一切无人,对一切侮辱,无论多大,都能一心正受。既无我,当我受到威胁伤害的时候,就不会生起嗔恨。通达无我,不住于相,福德就无量清净自心,佛性就露出来了,这样去布施、忍辱修一切善法,都会有无量的果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